快捷搜索:  

大水过后好捉鱼

农谚说:四月八,大水发。

言外之意,此时多是雨量倾泻之时,是水涝容易发生之季,也是捉鱼的好时节。尤其,鱼儿跳跃,水足草美,原野呈现得水意盎然,更是孩童快乐的天堂。往往,十里八乡同龄之人,都喜欢顽皮地聚在一起,跑玩打跳,很快就会上演无数场惊心动魄的捕鱼盛宴。

处渝西地区的故乡,富足的水源,导致天然水体大肆张扬地暴露于乡村四野,小桥,流水,人家,江南水乡的架构让我们深谙着故乡。

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水乡资源,是淡水小鱼类喜爱的场所。无论冬水田、堰塘、沟渠、溪河和水库,甚或一个长年有少量水源的涵洞水凼,都是它们栖息的居所。

身影最常见的尤在家门前那条小河和院子周围的冬水田里。

儿时,如果遇发大水,我们无一例外都异常兴奋,因为我们早已锈迹斑斑的肠胃又将得到动物蛋白的补济。雨稍停歇,邀约伙伴,头戴斗笠,身披蓑衣,手提笆笼和捞篼子,来到河岸边。看着水流一股一股从周围山坡和田间地头向小河汇集,小河,承受不住来水的凶猛,膨胀暴满,只能以阵容强大流量惊人的洪水强行排泄,以每秒几米的速度奔涌,如飓风猛兽。那条河堤,瞬间就被洪水漫过,浑黄的水流夹带着泥沙和农作物的残枝败叶,在面前打个旋涡,声嘶力竭地呐喊一声,立刻拼杀而去,那阵仗,像奔赴没有下过战书的战场。

在震惊洪水场面的骇人之举后,我们方惊魂未定地找寻适合捕鱼的场地。往往,不用太费劲,稳稳情绪,依以往的经验,稍作分析,就能准确地在合适的田缺、洪水的背阴处以及水草密集地带,找到下手的机会。下鱼网,安捞篼子,用脚搅拌,用赶筒赶,将上水鱼和下水鱼,隐秘处歇息的鱼全部截住捕获。这样劳作功夫不大,收获总是让人欣喜和满足。

大水过后,水位逐渐恢复。没几日,不出意外,天总会放晴,又三三两两,扛着捞篼子,把裤管卷到大腿,脚趿一双黄胶鞋,背上背一装鱼的鱼笆笼,来到退水后的小河边。浑黄的洪水已无踪迹,水流平静,河水潺潺,大量泥沙和树枝都沉寂或者冲向水岸,周围显现出沙场征战后的落寞和凄凉。但河水却澄澈清亮,水草又浅浅地在水面晃荡,鱼虾们正躺在那些残败的水草之下,让眼尖的我们一眼便能望到。鱼儿们像是捉迷藏,一会儿水草,一会儿河底,一会儿又像挑逗似在水面跳跃,把我们的心掏得痒痒的。可,哥哥们等不得它们有打盹之时,来不及脱掉青布衫和黄胶鞋,健步如飞地往水里扎去,不一会儿,手里就有惊人的收获,我们就会满载而归。

被洪水侵袭的冬水田里,此间正是秧苗铆足劲分蘖之时。大量的洪水灌入,淹没了它们的身子,使其无法呼吸,半露半隐的秧苗叶片儿从水面伸出,柔弱娇嫩,摇摇晃晃的,正在生死线上抗争着。盼天盼地盼到洪水退后的故乡人,早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,迫不及待地扛起锄头,奔向田间地头,挖田缺,培田埂,让田里多余水量赶紧排除。

“哗啦啦”的流水声,显然成为鱼虾团聚的集结号令,喜欢嬉水的鱼儿,都兴奋地纷纷赶来聚会。无论上水鱼和下水鱼,无一例外都将水流处作为欢聚的场地,竞流,奔跑,嬉闹,烂漫天真地玩着水。殊不知,守株待兔的我们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一个捞篼子,仿佛神力的牵引,慢慢地,鱼儿就“自觉自愿”地只进不出,我们则会享受到收获的快乐和成就。

每次捕获的鱼,多为鲫鱼。这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淡水鱼类,小巧玲珑,一年性成熟,生存能力和繁殖力均超越很多淡水鱼,有鲤鱼的食性,有鲢鱼的活跃劲,实属鱼类中的小家碧玉。《鱼类分类学》对它的定位:鲤形目、鲤科、鲫属,属典型的“杂食性鱼类”。因其食性杂,也是最好饲养和易于生长的鱼类,不管是植物或者浮游的动植物,甚至沉于地底的腐熟碎屑,都是它摄取的食物。尽管体型不大,却能在南北气候、酸碱水域里生存得极好;不论是深水或浅水,流水或静水,高温水(40℃)或低温水(低于0℃)均能生存;即使在pH值达到9的强碱性水域,盐度高达4.5%的咸水湖泊,也不能阻止它们生衍繁殖培育后代的本领。于是,泱泱华夏,到处可窥见它们的身影。

这种一心求生存的鲫鱼,它们单纯快乐的样儿,就似当年我们这群小孩儿。

注:四月八,指农历阴历四月初八。

(单位:大足区农委)

Array
大水过后好捉鱼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